热联集团劳洪波万字专访:套利时代之后产业时

时间:2020-01-23

  原标题:热联集团劳洪波万字专访:套利时代之后,产业时代到来,未来期货市场发展瓶颈在服务能力

  “产业服务是增量市场,我非常希望从业者跟热联一起做,推动行业发展。我们当初是顺着期现公司-现期公司-服务公司这一路转型,也是因为本身就有积累,所以做服务对我来说成本低,收益高。其它企业如果刚开始往这方向转型,需要的投入可能需要更大。”推荐阅读:☞最新万字专访 热联集团劳洪波:十二年一轮回,我所走过期货市场的三个时代

  2003年,以2000万资本注册成立中邦实业,期现结合最早和最成功的实践者之一

  2015年1月,与国内领先的黑色贸易商——杭州热联集团合作成立浙江热联中邦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,专注于对产业链的服务,通过做实、做深传统贸易和完善、优化研究体系,形成产品化的衍生品产业综合服务方案。

  2019年3月,热联中邦被热联集团全资收购,劳洪波出任热联集团副总经理。

  劳洪波:我这里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——我觉得所有的期现公司就像想要在一条江上寻找宝藏的人,但期现公司本身又不会游泳,也就是缺少现货贸易环节或能力,所以必须利用救生圈和潜水工具来去江边捞宝。此时对他而言,只要能淘到宝,本身会不会游泳不重要。

  但本质上救生圈和潜水工具的市场门槛并不高,当很多人都有了这些工具后,市场效率变高了,在江边能够捞到的宝藏很快都捞完了,每个人的机会都变少了。这也就是大量期现公司现在面临的压力。

  再往前一步,如果有个人学会了游泳,再加上救生圈和潜水工具,他就能在人少的江中心淘宝。只是学游泳的门槛就很高,需要资源的投入,还有被淹死的风险。现期公司跟期现公司的差别在于说,现期公司要学会做现货,要懂产业、懂商品,而不是单纯从期货的角度来看现货。

  很多期现公司都想发展到现期公司,但能够学会游泳的人还是不多的,能到中心淘宝的人也少。所以现期公司目前还有比较长时间赚钱的机会。但只要他在江里淘宝,他就还是个投资行为,市场效率是敌人。因为市场效率的提高是快慢的问题和必然的趋势,所以这个方向以后也是有问题的。

  实际上,江里本来就有一些游泳很好的人,也就是专心在做现货的人,不只是淘宝,他们有很多不同的诉求。如果有个人会游泳,又有救生圈和潜水衣,他完全可以做一个江上的救生员,比如游泳的人不知道漩涡在哪里,不知道遇到风险了该怎么办,作为救生员就可以指导他,怎么用这些救生圈和潜水工具规避风险。他还可以做一个教练,去把江里原来效率很低的狗刨式游泳的人,教导出更专业的姿势,提高游泳效率,这样的企业就是产业服务商。

  我们现在努力想成为一个产业服务公司,因为当我们学会了做现货,同时又会利用衍生品工具后,我们发现原来在行业里面做现货、做贸易、做产业做得很好的企业,它们缺乏对衍生品工具的利用,如果能帮它们能把两者运用好,我们就可以成为一个服务企业。

  对产业服务公司而言,市场效率是它的朋友而非敌人。市场效率越高,服务摩擦越少。所以我相信产业服务商未来比投资公司的空间会大非常多。

  劳洪波:中国的期货市场是“空降”而生,并非像国外那样由发达的现货市场自然发展、逐步成熟后形成的,大量实体企业仍然游离于期货市场之外。海外企业首先是一群会游泳的人,然后借助游泳工具游得更好,国内是因为先有了游泳工具,大家才去江里淘宝。而且我们还有很多传统企业,没穿救生衣在裸泳,他们有被服务的需求。这就好比国外没有发展出阿里巴巴,因为他们的沃尔玛、好市多(Costco)等传统百货公司效率够高,线上消费提高的效率不明显,所有需求不强烈。

  对标国外ABCD四大粮商的商业模式,首先,四大粮食的主要收入来源在全产业链带来的垄断收入。产业部门是核心,企业服务业务营收规模不大。而且海外成熟企业被服务的需求也不强烈。基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,西方在大宗商品领域的实践未必是最适合中国国情,未来很多领域商业模型的创新一定会发生在中国。所以在我看来,产业服务商是中国特有的,海外没有那么大的空间和需求。

  劳洪波:从风控上来说期现公司本质上是投资公司,你只要做好投资公司的风控就行了,投资公司的风控是结果型的风控,第一是控制好规模,然后再控制好止损。期现公司和一般的投资公司的差异在于,因为你有一个现货流动性的问题,你要从现货能处理的速度来考虑你的风控。但是如果做现期公司的话,首先你要学会做贸易,所有贸易公司该有的风控你都得有,它是一个过程性的管理。

  而作为服务企业就应该需要投资公司的风控、贸易公司的风控、服务公司的风控,三重风控加在一起。比如我们现在推的远期锁价产品,卖给了西南区域的一家建筑企业。它要建工地需要5万吨的钢材,周期是两年。而且它的钢材品种需求多种多样。它希望控制自己的建造成本。如果我用一口价把它的所有原料成本都锁定了。我的服务就解决了它原来解决不了的问题。作为服务公司,我要有投研能力,也要有现货能力。如果最后基差管理亏了,或者现货能力不够货没采购够,王中王论坛广汽威兰达是一汽丰田RAV4荣放的姊妹这是我面对的风险。以“成功学”为幌子进行诈骗3人被刑拘 深圳警方,还有就是对方的信用风险。锁价后在价格剧烈波动后对方违约。这也是服务商的风险。

  期现公司、现期公司、服务公司,各有各的商业价值,各有各的风控要求。这是我对这个理解。

  劳洪波:先说基差投机。基差投资或者基差投机其实很简单,跟价格投机是一模一样的。比如期现基差,你判断期现基差要涨就买现货卖期货,涨了赚钱跌了亏钱。其实就是对价差的判断,只不过把价差的一端用现货替代。我们原来的期现公司就是做这个。像现在比如杭州的螺纹钢,张家港的卷板,做黑色已经非常娴熟了。赛道很拥挤,基本上已经没什么空间了。从广义基差来说又有区域基差和品种基差,有时候还可以给你一定的利润。但做这个的前提是必须要有大的贸易布局,不管是规模、区域还是品种。因为能做的人少导致效率提高得慢,期现基差在江边淘宝,区域基差、品种基差要到江中心才能淘宝。所以有可能能够维持比较长的时间。但是到最后必然也会利润趋低。

  第二是基差贸易。它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,行业里没有认真认识它的价值。现在各行各业都在迅速集中化头部化,你在任何行业要获得贸易的场景,第一就是要规模,一个大宗商品的服务商、贸易商,没有市场份额,就没有跟上下游议价的话语权。传统以赌价格的形式获得的规模,风险比较大,因为你为了获得这规模,承担了你不匹配的风险。 第三是基差服务。用基差服务可以获得跟客户的粘性。传统的买卖关系就是价格关系,上下游肯定是对立的。基差服务是我给你提供服务,提供解决方案,跟价格没关系,不是绝对价格买高买低的问题。 回过头看上面三个场景。期现公司就是期现基差投资,现期公司就是区域基差和品种基差也可以来做,基差贸易公司其实是为传统产业公司服务的。而服务公司需要基差贸易,因为服务能力必须要有大的基差贸易流,才能提高服务效率。通过基差贸易获得的物流和基差的研究能力,支持产业服务。这就是我的整个逻辑。 其实期现基差研究大家都在做,但区域基差和品种基差研究,国内很少人做。一是能具备这样研究能力的人很少,它必须有对行业深度的把握能力;另外它本身就必须是个大的商品贸易公司,要有全国性的布点和品种布点,才有可能做这个研究。一定要深度介入产业和深度理解商品,才能做到。比如钢材,全国有能力做这个研究的公司不超过十个。但是这十家公司里在往这方面大量投入的,目前很少。比如热联集团的服务目标是布局三十几个重点区域和七个主要品种,这就涉及了两百多个子分项的基差,这是非常复杂的事。国内在这方面的研究还非常不够。

  劳洪波:大宗商品产业构成分为三部分,第一部分就是生产企业,上游、中游、下游。第二部分是贸易流通企业,第三部分是综合服务端,能够为生产制造端,贸易流通端提供产业服务这样的企业。

  为什么要有这样的企业出现,以前对于这一类企业诉求不是那么强烈,现在是比较强烈,就因为我们现在各类企业在快速整合,原来相当一部分企业,它是通过高波动下的市场博弈来生存的,主要精力是判断价格涨跌,通过不确定性来赚钱,那时候所谓拿确定性为他的不确定服务,不是抑制了它的主观能动性么,所以那时候需求不是很强。现在我们江浙沪这一带,实体企业对于衍生品诉求是很清晰的。我们是需要用衍生品市场的确定性,为生产经营的不确定性来服务。正因为实体企业有这个诉求,所以产业服务商才有生存基础。

  我们主要的服务对象分成三类,第一类上游矿产,第二中游加工环节,第三是下游终端工厂。黑色来说上游是煤炭,中游是钢厂,下游是以钢材为原料的终端工厂。我有个比喻来说,上游特点是头不动脚会动,因为矿产成本比较固定,但是矿产价格波动很大。下游是头会动脚不动,因为原材料价格在波动,但是消费品价格相对是比较固定的,我们中游钢厂头也动脚也动。三类企业对衍生品诉求不一样。

  对于我们大宗商品企业来说,在不同阶段,它的诉求也是不一样的,最早我们没有期货,我也不想做期货就是裸奔,看天吃饭。比如说钢铁行业2015年曾经一吨-500利润,16、17年估计有1000块钱利润,在极端情况下18年曾经到过1500块钱利润。

  有了期货市场以后,我们有很多的企业就到期货市场来发掘企业价值。交易所经常说一个指标,实体企业有多少的比例进入市场里面,开户数、持仓比、成交比,确实我觉得越多实体企业进入这个市场,对这个市场稳定,对这个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起了很好作用,但是想问一下,它到这个市场里来干什么的,如果到市场里还是以投资形式来的话,跟个人拿现金过来做投资有什么差异。当然有很多企业确实是原来以套保想法进入这个市场来,结果都没有得到太好服务,后来变成了投机。相当一大部分的企业本质上来说还是投资性行为。

  为什么我来做,因为我做商品现货,我对商品和行业比较了解,我试图把我的资源,把我对商品理解兑换成利润。但是假设期货市场是盈利跟亏损是55开或者是四六开,因为我对商品有比别人更深理解,更大把握,我用二级市场投机方式兑现利润完全是可以的,但是实际上这个市场纯粹如果没有任何优势,这里面盈亏比可能是9:1,这种情况下即使你对行业比较熟悉,能给你加分,但是不足以加分到一定能赢,甚至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在于,如果是一点资源一点背景没有,一看不对,可以迅速砍仓,恰恰是对市场有一定的理解,有可能因为你有行业背景,有可能投资损失可能比别人还会更大一点。这两种人都不是我们的服务对象。

  我们的服务对象是有两种,一种是战术型,我们实体企业在原有的生产经营过程当中,发觉两类问题,一类,有的问题我用我原来传统方式,确实解决不了,还有一种我用原来方式可以解决,但是解决的成本很高,受不了。当这样的问题出现,我们可以寻求衍生品的帮助,当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衍生品可以帮助你的,我们只能说有的时候,有的场景下,衍生品能够帮助你做两个事情,一个是0-1,原来做不到的可以帮助你做到的,第二是1和10,原来花10成本现在可能花9的成本就够了,相当于帮助你优化成本,帮助你提高效率。

  最上面一种战略型是我们努力想做的非常有意义的事情,实体企业我作为一个拥有很多资源企业,对于衍生品利用,有主动性和被动性,前面说了一个是被动性诉求。因为我有这个产业,所以我在产业当中碰到问题,所以我要寻求衍生品的帮助,但是同样因为我是实体企业,我拥有资源,我有对商品的需求、对商品销售的能力,天然拥有这个产能,其实可以用衍生品市场来发掘发觉我们所不知道的潜能,来增加我们价值。

  假如一家企业,有持续的饲料需求,本质上是蛋白质+能量的需求,但是提供蛋白质和能量可以通过不同价格不同商品来实现,如果有足够多配方,理论上来说这个需求是可以创造利润的。

  劳洪波:产业服务商我的概念来说不仅仅是价格,企业所需要的服务不仅仅是价格,是需要包含价格、物流、资金、信息综合的解决方案。只给价格,有一点隔靴搔痒的感觉,这也是很多企业直接到衍生品市场之后,他发觉衍生品市场给他一个标准价格,没有办法完成企业实际需求,做着做着就变成投机价格的过程。举三个例子,今年出现了一个情况,原来有些国产矿矿主,拿到矿的成本很高,矿就没有开采,上半年铁矿石价格涨得很凶,如果开采价格利润会很好,但是如果要开采有两个问题,一个是施工周期要一年,一年以后才可以开采出来。第二我还要投入一亿成本,万一开采了,投入了,一年以后价格暴跌怎么办。我们作为产业服务商,我就说一年以后你向我预售多少量的铁矿,能够覆盖你新的投入成本,理论上来说至少可以保证投资是不亏钱的这是针对上游矿产服务。

  第二种场景是对于工厂产能管理,刚才我说了,钢厂产能利润可以从-500到1500,以绝对数额2000来说,一千万吨工厂产能来说利润变化就是200亿,黑色行业当中拥有一千万吨产能老板是很多的,这些老板理论上是在做几百亿大赌博。如果我们可以帮助他提供服务,帮助他锁定远期产能,怎么帮助他锁定明年5月份利润?不是给他一个期货价格,是通过三个远期合同,卖给你明年5月份确定价格的铁矿石,卖给你明年5月份确定价格的焦炭,然后把你生产出来钢材以确定的价格收购掉,这是确定性帮助我们客户来保住他的产能。企业确实有这样的诉求,我们也在用这样方式为企业服务。

  第三个场景,华中区域,有一家涂塑管客户,他接到了中国移动一个订单,总承包价格固定,项目周期两年半,他需要控制成本,否则两年后核算项目总利润时完全心里没底;所以我们就签了远期合同,每个月分期供货,按照他所需要的规格到客户施工场地,这个背后其实是在我们期货市场标准价格以外,是解决了三个基差问题。这就充分利用了对基差的把握能力和物流能力。

  劳洪波:第一,衍生品第一个最大作用是,只有基差贸易才能给我们获得一个大的有效规模。现在各行各业都是快速整合当中,要成为头部贸易商你必须维持大的规模。比如刚才说的,要为建筑企业提供完整的服务,我在当地必须有一个大的物流供应。特别是在部分中型城市,全国这样的中型城市可能有100个,要给所有城市提供服务,必须要保持一个非常大规模。

  现在传统贸易商保持规模有两种方法,一种是部分国营企业扮演的是影子银行角色,其实是托盘,商品你怎么弄就不管了,报表上可以看到很大规模,我把这个规模当成是无效规模,跟客户没有建立粘度,如果只通过卖钱永远无法理解商品和行业,所以说这个规模是没有意义的。第二通过大的物流获得规模,这个在传统方式中其实是隐含比较大风险。一年1200万吨规模,平均一个月就有一百万吨库存,有可能因为价格剧烈波动造成致命损失。基差贸易可以降低我们的损失,原来传统说法是基差波动在大部分时候是小于绝对价格波动。最简单的基差贸易行为就是有一百万吨库存,同时期货卖出一百万吨,四五年前就是以这种笨拙方法做基差贸易。现在这样方法已经不行了,它只是把绝对价格的风险转移成基差的风险,有的场景下,基差贸易的风险比绝对价格的风险还要大。只有行业都接受基差贸易,可以避免前面这种风险。这个事情任重而道远,要教育整个行业都用基差贸易获得规模,都用基差贸易来回避风险,需要很长时间。

  我们越来越多有识之士,包括钢厂也认同这样的做法,因为这个风险,钢厂也在承受,香港六和开奖现场报码它也没有办法通过期货市场简单的转移。努力跟志同道合的上下游一起用基差贸易方式运营,使得彼此都低风险的来获得一个有效的规模。这是衍生品对产业服务商的第一大作用,产业服务商一定要有有效规模,只有通过衍生品的帮助,才可以相对安全获得有效规模。

  第二就是用产业服务获得产业黏度,传统上下游只考虑价格的问题,我们的利益本质上来说还是对立的,我们如何利用基差贸易的方式使得不那么对立,同时我们各种各样的基差服务方式,给上下游提供各种产业服务,上下游有可能建立一个真正战略合作关系,通过产业服务使得我跟上下游获得更强黏度,并为另外客户提供综合解决方案提高效率。

  第三,我把服务观念与很多兄弟沟通,他们就问一个问题,我们是愿意往产业服务商转,我给他服务,他不愿意接受怎么办,这是有可能的,不愿意接受服务有两种可能性,一种是他笨,笨的人总会聪明。第二种是卖给他东西太贵了,所以说要提供服务,对自己要求来说,这个服务必须是有效率的服务,我做0跟1的服务,必须是解决你所解决不了的问题。做1跟10服务,你原来成本是5,我总不能6卖给你,肯定是比原来解决方案有一个明显效率提升才能够为你服务,我得想想我们怎么样提高我们的水平,怎么样提高我们的服务效率,要通过这四个来提高服务。

  第一,钱。我们给它不是价格,我们是给它综合解决方案,包含货的方案,有钱不是万能的,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,需要一个庞大资金体量。另外,有服务能力就要拥有庞大常规贸易流也是需要钱。

  第二,信用。给它提供服务需要收大额保证金,如果没有信誉人家很难把很大的钱付给你。第三,风险管理。前天我讲了产品服务风险,这个风险是原有投资公司风险,原有产业公司风险上面加上服务产品风险,这是复杂的事情,这个不做到,有可能你是为客户提供很好服务,不好意思你自己牺牲了。 第二,研究能力。这里分四块,第一块是不确定性研究,在发现价格方面,很多研究机构做得很好,我们也要做不能太差,你们做100分我们至少要80分。第二、我们更加注重的是确定性研究,不判断未来价格,只利用发现了的价格,你已经发现了远期豆粕3500,我认为价格是确定性,我就问自己如果这个价格3500,对于我的服务产品,我在哪一类服务产品当中,是怎么样的场景下对于客户是用的,我们大部分工作是编鸟笼子过程,我们做各种各样不同解决方案,把不同解决方案给客户,这是确定性研究,这个研究不复杂,只是很繁杂。

  复杂的是基差研究。我们给客户是解决方案,不仅仅是标准价格,我给客户要加上三个基差,我们现在研究基差与投资公司有两个差异,一个差异是投资公司以投资为目的,研究是期现基差为主,我们更多研究的是产业基差,这个变化是我们要给客户提供解决方案时一定需要的。第二投资公司基差研究是点状的研究,是寻找矛盾,我们所研究基差是线状,不管基差是否合适,只要客户有需要,你一定得做好持续的基差研究,这是很繁杂的。2020年我们要在中国30个重点区域和7个重点品种我们做好基差服务,这是一个很苦很脏很累的活,希望交易所,各方有资源单位能够支持我们共同把基差研究好,这个不研究好,产品是卖出去的,有可能亏大钱。第四个是期权研究。原来说的现货、期货都是线状的东西,期权是立体的,真正人的需求是恰恰立体的,假设今天卖3200的螺纹给你,现货角度来说很简单要还是不要,期权角度来说3200不要,3100考虑,3000有多少要多少,这是立体东西,这种时候可以用期权解决,研究下去是很有味道事情。要真正发掘实体企业潜能,更多是用期权方式实现,这是非常安全和透明的东西。

  第三是服务营销能力。555510.com。传统企业是卖一个商品,我卖的是服务产品,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,传统渠道是入口。最后一个是渠道能力,有三个作用。第一,支持有效率的采购和销售货物。第二,多品种多区域的布局是区域基差品种基差研究的前提。第三,传统客户的是产品销售的对象。

  劳洪波:服务业是增量市场,非常希望从业者跟我们一起做,推动行业发展。我们当初是顺着期现公司-现期公司-服务公司这一路转型,也是因为本身就有积累,所以做服务对我来说成本低,收益高。其它企业如果刚开始往这方向转型,需要的投入可能需要更大。

  一是现货规模,即渠道能力,没有全品种和几十个城市地区的布局,服务很难做;

  第二是跟客户的粘度,有些企业主要提供资金服务,不是卖商品,它跟商品没粘度,跟客户也没有;

  第三是有正现金流,只要你能赚钱,你做的事就是可持续的。靠烧钱是不可持续的。但是想转型服务公司又很难,因为前期要获得正现金流很难,反而需要资源的大量投入,以及足够长的时间积累。

  最后是研究能力,我们一直是研究驱动的公司,具体四个方面我上面也提过,包括不确定性的研究,确定性的研究,基差研究,期权研究。6期货市场未来发展的主要瓶颈在哪里?

  劳洪波:期货行业的发展瓶颈在服务能力。第一个瓶颈是人才瓶颈。首先,优秀人才大多聚集在投资公司,未参与到期现结合的服务中;其次,从高校到企业都缺乏对期货及商品行业人才的培育投入;而且,作为大金融领域的分支,期货行业体量较小,从业人员基数低,当前整个期货行业才3.1万从业者。

  第二个瓶颈在盈利模式探索上。一个行业没有赚钱效应,就越不愿意有新的力量加入。不赚钱,没投入,是个恶性循环。我觉得改进方式上:

  一是完善期货市场建设,优化期货合约设计运行,提升市场的深度和厚度。目前期货合约的设计与运行和产业有较大的距离,如交割仓库的分布、交割标准与区域消费习惯等,均需更加贴近现货市场流通消费习惯;还有期货市场的深度和厚度不够,需要培育引导更多的产业客户参与期货市场,共同壮大和发育期货市场的体量。

  另外从功能来说,场内市场培育还可以,竞争非常快,场外市场的培育还是有问题的,所谓的场外市场其实就是三个基差,我们只有场内到场外加起来才能满足客户真正的诉求。现在比较大的一个问题在于,现在某种意义上在培育场外市场的主体,还是以交易所场内市场为主体在培养场外市场。因此,在坚定推动场内市场发展同时,培育引导场外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,通过场内、场外两个市场共同发挥期货的综合功能

  最后是传导的问题,期货价格尚不能便捷有效地从期货市场传导至企业终端用户,尚未成为全产业链的定价依据,目前更多是服务于投资和贸易环节。 二是真正扎根到产业里面去,把产业做深。以前期货市场没有好的工具提供给企业,造成市场长期处于投机驱动,许多市场参与者包括从业者也都是做投机的思维方式,整个市场都比较浮躁,风险管理偏少。现在市场效率越高发现价格越难,做投机会越来越难。而套期保值是只要产业存在,它始终存在,而且市场会越来越大。

  由于我过去二十多年走过的路,使得我擅长的是衍生品和产业的交叉地方,我能看到这个位置的机会巨大。但目前行业里恰恰是能做这个的人最少。所以我衷心希望大量培养这类人才,将来在实体企业套期保值部门或风控部门的人才才会多,也能沉下心做更多产业服务的事,而不是以风险管理为名去干投机之实。

  当然,风险管理部门是个很被动的支持部门,不是个高大上的部门。而且它的出彩也不在于能为公司赚多少钱,而是对公司稳定做出多大贡献,这又很难衡量。所以更需要决策层能介入进来,养成长期视野,投入足够时间和资源,去为市场培养一批优秀的产业公司和服务公司。

  三是要加强期现人才培育,系统性培育期现人才队伍。在中国期货市场不能忘记一个学校——北京物资学院,它是国内首个开办期货本科专业的高校。从1993年创建期货专业到现在,持续为这个行业提供基础的从业者。我现在也一直在游说更多大学开办期货专业。另外期货公司、实体企业、高校、交易所也应该联合起来,大力且成批量的培养人才,这是我们行业首要做的事。

  四是大力支持产业服务商,繁荣场外中远期交易,普惠期现结合红利。衍生品能够提供的是一个标准的价格服务,然而实体企业所需要的服务包括了价格、资金、物流和信息,我们如何为实体企业提供一个满足它个性化需求的方案,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。

  其实归根结底就是需要投入。人才的培养,技术的投入,政策的支持等等。我希望后面大家一起为这个行业健康发展做努力。

  五是加强期货人的信念。基于思考和行动的“三个自信”。现在我们有这个能力来做这些事情的一个就是方向自信,国家现在要求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,我们是真正的衍生品为实体经济来服务。

  第二个就是市场的自信,目前我们的服务能力还很小,那么面对这么一个庞大的蓝海市场,我们如果能找到一个恰当的盈利模式,能够切进去的话,有非常大的商业价值,我是非常自信的。

  第三个前景自信,代表我们期货人来说的,我们期货行业来说,我们有哪些东西,真正跟其他的金融机构比起来,我们真正有优势的。我们期货行业是什么?我们是个入口,我们是个商品的入口,我们是个产业链的入口。所有的人要为产业来服务,为我们的商品来服务,它一定要经过我们这个入口。

  可能现在评估我们的产业服务能力,如果满分是100分的线分,往好的看说,我们往上努力的空间还非常大。往后面看一看,其他的能够为商品服务,可能是还在10分以下,可能还在0分,我们已经有一个比较确定性的领先程度在里面。如果我们真正能够想清楚,心无旁鹜能够往服务产业的前面走的话,相信我们的道路会越来越广阔,相信我们期货行业能够持续、持久能够站在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前列。

  劳洪波:期货行业除了交易所,唯一一个市场主体就是期货公司。目前市场上大多数期货公司的定位只是提供交易通道。其实这个通道本质上也是一个流量入口,期货公司需要培养把这些流量变现的能力,产业服务商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式。